Me︷

Lemon-COOH:

手机只能发一张图真是!!
这样印好看还是四角都印好看呢?

仓人浪:

原创橡皮章〈云中歌〉 “千形万象竟还空,映水藏山片复重。”(唐.来鹄)


此原创章片出售八张(加微博上的),为手工印制,可私信我购买,请平常心噢,加框的话就是最后两张图的框了。

Vitamine C*4:

昨晚最终我还是没忍住开夜工到三点刻完了(幸好今早是11点的课。。头发那边绝对是偷懒了,而且弟弟脸上那惨不忍睹的搓衣板!!!((

接下来就是冰火家徽!预定下周开始干活。

【卷黑】do not say(中)

白茔:

标题随便打的没啥意义,下篇需要蓄力…感觉笔力不足啊。
我居然真的写出来了捂脸(/ω\)好多脑补已久的梗
与真人无关!!
希望明天能有联机打打鸡血(*´∀`*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醒来的时候,卷毛的眼前是一片黑暗。
厚实而柔软的绒布条覆在眼皮上的触感,背靠着木椅的硬度,双手被反剪于背后缚住的别扭姿势,立刻灌入了卷毛空白的大脑。
他先扭了扭被捆在一起的手腕,绳索绑的很紧,而且手法专业,即使是作为行内人士的他也无法挣脱。他能感受到绳索似乎用了特殊的材质,挣扎起来一点都不会勒得发疼。
卷毛脸上浮现出一点意味不明的微笑。
“纯黑?”
卷毛轻声唤了一句。
四周很安静,隔绝了一切本该存在于这写字楼周边的车辆声音,安静得卷毛的耳鸣声高高悬在头顶一般划动着,没有脚步声,也没有另一个呼吸声。
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就着别扭的姿势活动了一下身体,然后原样坐回了椅子上,放松地低下了头。
“纯黑。”卷毛的声音极尽温柔地沉了下来,仿佛在向自己确认一个事实。

曾经是那个神秘的高手鬼杀,拥有自己期待又崇拜的能力。
曾经名为纯黑的前辈,肆意地在组织里搅起半城风雨,成为人尽皆知的那个black。
曾经那人一枪结束了业内某个朋友的性命,放言没有人能用感情威胁自己。
曾经那人和自己搭档厮杀半日,同时解决最后一个敌人后相视一笑。
然而他又是如此任性,神秘,就像猫一样难以揣测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滴的一声,想必是房门打开了。脚步声由远而近,绕过了某些东西来到了卷毛身前。对方逼近的瞬间,卷毛即认出了这熟悉的气息。
还来不及开口,一个冰冷尖利的物体抵住了卷毛的脖颈。
“你还敢不敢说分手?”
刻意得生硬的语气,执拗而别扭的尾音。
“敢不敢?”
刀刃上的力度又加重了一分。
忽略掉脖颈上的威胁感,卷毛竟然难以抑制地笑了起来。
“你告诉我还敢不敢?”
卷毛感到一只没穿鞋子的脚踩上了自己的大腿,然后重量就这么压了上来。
“敢不敢啊!”
对方的气息清晰可辨,卷毛笑着答道:“不敢了不敢了哎哟…”
听到刀刃入鞘的声音,卷毛终于放松地扭了扭头。
“…我的纯黑哎,能不能不要踩人?”
清朗的少年音冷笑一声,踏在卷毛大腿上的裸足缓缓往某个重要部位的方向移去,轻轻揉动着。

“被我踩难道不该是你的荣幸么?”